1. <sup id="gy2ot"><acronym id="gy2ot"></acronym></sup>
            1. 律所地址 ADDRESS
              天津市河東區大直沽八號路萬達中心寫字樓36層
              聯系電話 CONTACT
              法律咨詢熱線:135-1629-0113

              天津律師_涉外律師

              咨詢電話:135-1629-0113
              首頁 / 經典案例 / 合同糾紛 / 天津律師推薦案例丨建筑設備租賃合同糾紛案例
              天津律師推薦案例丨建筑設備租賃合同糾紛案例
              發布日期:2021-01-14

              天津律師認為,本案關注點:出租人將建筑設備及其雇員一起交由承租人使用,出租人的雇員實質控制和支配建筑設備,其雇員擅自將設備交給他人使用,超出了約定的設備的用途,對設備損毀損失,出租人應承擔主要責任;承租人對建筑設備的使用疏于管理,對設備損失也應當承擔次要責任。

              劉某訴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租賃合同案

              建筑設備租賃合同糾紛案例

              建筑設備租賃合同糾紛案例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決書字號

              二審判決書:云南省昭通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昭中民三終字第284號民事判決書

              2、案由:租賃合同糾紛

              3、當事人

              原告(上訴人):劉某

              被告(上訴人):云南省鐵路總公司

              二、基本案情

              2010年4月,劉某與云南省鐵路總公司達成口頭協議,約定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租賃劉某的挖掘機在永善縣務黃油路建設中使用,挖掘機駕駛員胡某某由劉某提供,租賃費按月42000元。

              2010年10月8日,在永善縣務黃油路黃家店段施工時,因永善縣務黃油路大彎子段施工負責人張某某請胡某某找一名挖掘機駕駛員到昭通炎山鄉駕駛挖掘機,胡某某找了一名叫應某某的挖掘機駕駛員,胡某某將挖掘機交給應某某試駕。因操作失誤,挖掘機墜下懸崖。經鑒定,挖掘機事前正常使用時價值為482400元,受損挖掘機的殘值為150000元。另外,經結算,云南省鐵路總公司尚欠劉某租金100200元。

              劉某主要提交胡某某的證言一份。胡某某證實,劉某每月付給他4500元工資,他的工資是從云南省鐵路總公司每月給付劉某42000元的租金中支付的。因永善縣務黃油路大彎子段施工負責人張某某請他幫忙找一位挖掘機駕駛員,2010年10月8日,他為張某某找到的挖掘機駕駛員應某某到工地后,張某某打電話給他,讓應某某在他駕駛的挖掘機上試用兩天。當天17時許,他去拿液壓管去了,回到半路上聽說應某某把挖掘機開翻了。劉某認為,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的管理人員張某某請胡某某找一個挖掘機駕駛員,胡某某找了一個有資質的挖掘機駕駛員應某某,應某某在駕駛挖掘機時墜下懸崖,造成挖掘機毀損,云南省鐵路總公司應給付尚欠的租金和承擔挖掘機損失。

              云南省鐵路總公司主要提交了張某某的證言一份。張某某證實,他分包云南省鐵路總公司承建的永善縣務黃油路大彎子段油路建設,因胡某某駕駛挖掘機的技術好,他就請胡某某幫他找一個挖掘機駕駛員到昭通炎山鄉給他駕駛挖掘機。之后,他就去昭通炎山鄉了,他不知道胡某某是否給他找到挖掘機駕駛員。云南省鐵路總公司認為,經結算尚欠劉某租金100200元,其同意給付。挖掘機損失是劉某的雇員胡某某所致,應由劉某承擔。

              三、案件焦點

              1、劉某稱云南省鐵路總公司每月給付他42000元的租金中包括胡某某4500元的工資,胡某某是云南省鐵路總公司雇員;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稱他每月給付的租金是挖掘機和技術(劉某雇員胡某某的駕駛技能)結合體的使用價值,因口頭租賃合同約定挖掘機駕駛員胡某某由劉某提供,胡某某是劉某雇員。2、劉某稱永善縣務黃油路大彎子段是張某某負責修建,故張某某是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的管理人員,張某某打電話給胡某某,讓應某某在挖掘機上試駕的行為是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的行為,由此造成挖掘機的損失應由云南省鐵路總公司承擔;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稱張某某只是其分包人,張某某讓胡某某幫忙找的挖掘機駕駛員是到昭通炎山鄉給張某某開挖掘機,并且張某某否認同意讓應某某在胡某某駕駛的挖掘機上試駕的事實。

              四、法院裁判要旨

              永善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劉某與云南省鐵路總公司訂立的租賃合同合法有效。云南省鐵路總公司使用劉某的挖掘機,應當按約定向劉某支付租金,對劉某要求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給付租金的請求,經雙方結算尚欠租金為100200元,故應由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給付劉某租金100200元。云南省鐵路總公司在租賃劉某挖掘機時,挖掘機駕駛員雖然由劉某支付工資,但是在劉某將挖掘機交給云南省鐵路總公司使用的同時,將駕駛員也一并交由云南省鐵路總公司安派使用,云南省鐵路總公司對挖掘機和駕駛員具有管理之責。在本案中,云南省鐵路總公司對安全生產無人監管,未對胡某某將挖掘機交給應某某駕駛進行阻止。云南省鐵路總公司在使用挖掘機過程中未盡到安全生產管理職責,致使挖掘機損失,應承擔50%的賠償責任,即(482400元-150000元)×50%=166200元。胡某某作為劉某的雇員,將挖掘機擅自交給應某某試駕造成挖掘機損失的50%,應當由雇主劉某自行承擔。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二條,第二百一十九條和第二百二十六條的規定,作如下判決:

              1、由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給付劉某租金100200元。

              2、由云南省鐵路總公司賠償劉某損失166200元。

              3、挖掘機殘值歸劉某所有。

              劉某持原審起訴意見提起上訴,云南省鐵路總公司也以一審責任劃分不當提起上訴。云南省昭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劉某與云南省鐵路總公司之間所訂立的挖掘機租賃協議系口頭協議,對于挖掘機在使用過程中的安全管理責任等問題,雙方雖沒有具體明確的約定,但在合同履行中,挖掘機駕駛員胡某某系出租人劉某的雇員,對挖掘機負有安全駕駛和管理義務。同時,承租人云南省鐵路總公司對其所承租的挖掘機也具有監督使用的職責。由于劉某所雇傭的挖掘機駕駛員胡某某擅自將自己駕駛的挖掘機交由應某某試駕,對挖掘機損失應由劉某承擔70%的責任,即(482400元—150000元)×70%=232680元。云南省鐵路總公司對挖掘機的使用也存在疏于管理的過失,對挖掘機損失應當承擔30%的責任,即(482400元—150000元)×30%=99720元。原判決由劉某和云南省鐵路總公司各承擔挖掘機損失的50%不當,本院依法予以糾正。劉某關于挖掘機駕駛員胡某某系云南省鐵路總公司雇員的上訴理由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對于受損挖掘機的殘值,因劉某系挖掘機的出租人,原審法院將挖掘機的殘值判決由劉某所有,更有利于對殘值的處理變現。

              綜上所述,劉某的上訴理由不成立,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的上訴理由成立。原判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和判決結果均有不當之處,本院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百五十三條款第(二)項之規定,作出如下判決:

              1、維持云南省永善縣人民法院(2010)永民初字第534號民事判決書項和第三項,即由云南省鐵路總公司給付劉某租金100200元;挖掘機殘值歸劉某所有。

              2、撤銷云南省永善縣人民法院(2010)永民初字第534號民事判決書第二項,即由云南省鐵路總公司賠償劉某損失166200元。

              3、由云南省鐵路總公司賠償劉某挖掘機損失99720元。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1、企業租賃經營合同糾紛案例

              2、租賃合同糾紛怎么處理

              3、合同糾紛訴訟時效是幾年?

              田學義律師
              法律咨詢熱線:13516290113
              地址:天津市河東區大直沽八號路萬達中心36層
              田學義律師,法律碩士,英語專業八級, 田律師具有深厚的法學理論功底和豐富的法律實務經驗,常年為上市公司提供法律咨詢服務,受聘于上百家企業的法律顧問。擅長處理公司法律事務,提供的法律咨詢服務包括但不限于:房產律師咨詢,建筑工程律師咨詢,企業解散清算,企業破產重組,天津民事律師服務,天津房產律師服務,涉外投融資,房產律師業務、建設工程律師業務、國際貿易、海事海商、商事訴訟與仲裁、合同糾紛、民間借貸等方面。多年來,田律師為客戶提供的定制法律服...
              久久国产欧美日韩精品
                1. <sup id="gy2ot"><acronym id="gy2ot"></acronym></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