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up id="gy2ot"><acronym id="gy2ot"></acronym></sup>
            1. 律所地址 ADDRESS
              天津市河東區大直沽八號路萬達中心寫字樓36層
              聯系電話 CONTACT
              法律咨詢熱線:135-1629-0113

              天津律師_涉外律師

              咨詢電話:135-1629-0113
              首頁 / 經典案例 / 知識產權 / 天津律師推薦案例丨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天津律師推薦案例丨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發布日期:2020-09-09

              天津律師推薦案例:國外某品牌擁有者在國內就該品牌注冊了商標,但又在國外將該品牌商品授權他人處分,國內經銷商通過正規渠道從該被授權人處進口該品牌正牌商品并在國內轉售的,根據商標權利用盡原則,該進口并轉售的正牌商品不會造成相關公眾對所售商品來源的混淆、誤認,不構成商標侵權。

              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商店品牌管理有限公司(VICTORIA’S SECRET STORES BRAND MANAGEMENT,INC.),住所地:美利堅合眾國俄亥俄州雷諾茲伯格有限大街4號(FOURLIMITEDPARKWAY,REYNOLDSBURG,OHIO43068,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法定代表人:約瑟夫·奎格利(JosephQuigley),該公司知識產權副總裁。

              被告:上海某某服飾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上海市黃浦區打浦路。

              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商店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因與被告上海某某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某公司)發生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訴稱:原告是一家成立于1977年的美國公司,英文商號為“VICTORIA’S SECRET”,對應的中文翻譯為“維多利亞的秘密”,原告對上述商號享有企業名稱權。原告在中國注冊了多個“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商標,在本案中原告要求保護“維多利亞的秘密”(第35類和第25類)、“VICTORIA’S SECRET”(第25類)和“VICTORIA’S SECRET PINK”(第35類)共四個注冊商標(以下簡稱涉案注冊商標)。原告將上述商標使用在內衣、化妝品等商品及商店招牌、櫥窗設計、廣告宣傳上,通過長期使用與廣泛宣傳,原告的涉案注冊商標已經具有高的度并達到馳名程度。原告發現,被告某某公司未經授權對外宣稱其為原告的總經銷商,在中國以直營或特許加盟形式開展經營活動,并在上述經營活動中使用原告的“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商標和企業名稱對外銷售商品。原告認為,被告的行為侵害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并構成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和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1. 被告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2.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人民幣500萬元,其中包括合理費用人民幣233323元。

              被告某某公司辯稱:1.被告銷售的商品來源于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的母公司案外人有限品牌有限公司(LimitedBrands,Inc)(以下簡稱LBI公司),即被告銷售的是正牌商品。其整個購買經過是:2007年,經案外人AmericanFashion Brands,LLC(以下簡稱AFB公司)介紹,LBI公司與被告達成出售LBI公司價值約510萬美元“VICTORIA’S SECRET”品牌內衣商品的交易,并于2007年當年實際履行完畢。在該筆交易履行過程中,被告委托案外人寧波億泰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波億泰公司)于2007年10月和11月,先后開具信用證付款給LBI公司200萬美元和約310萬美元,后LBI公司于2007年11月和12月委托運輸將相應商品由美國加州運至中國寧波港。因此,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利已經用盡,被告有權再行出售上述商品并進行必要宣傳,并不構成商標侵權;2.由于原告在中國境內沒有經營零售業務,被告作為LBI公司“VICTORIA’S SECRET”品牌的經銷商,事實上也確實是中國大陸境內的經銷商,被告自稱總經銷商并無不可,故被告不存在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綜上,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

              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是一家注冊于美國的公司,原告是案外人IntimateBrands Holding,LLC的全資子公司,IntimateBrandsHolding,LLC是案外人IntimateBrands,Inc的全資子公司,IntimateBrands,Inc.是LBI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另,LBI公司旗下還有一家全資子公司維多利亞的秘密商店有限公司(Victoria’s Secret StoresLLC)(以下簡稱VSSLLC公司)。原告負責LBI公司旗下包括涉案注冊商標在內的所有“VICTORIA’S SECRET”(維多利亞的秘密)品牌商標的注冊、使用、管理和保護,是上述商標的所有權人,LBI公司和其他全資子公司經原告許可使用包括涉案注冊商標在內的“VICTORIA’S SECRET”(維多利亞的秘密)商標。

              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是涉案系爭四個注冊商標的專用權人,該四個注冊商標是:1.“維多利亞的秘密”,商標注冊證號為第4481217號,核定服務項目類別為第35類:郵購訂單形式的廣告;直接郵件廣告;商業櫥窗布置;數據通訊網絡上的在線廣告;商業信息;為廣告或銷售組織時裝展覽;推銷(替他人);藝術家演出的商業管理。注冊有效期自2008年9月14日至2018年9月13日;2.“維多利亞的秘密”,商標注冊證號為第4481218號,核定使用商品類別為第25類:服裝;女內衣等。注冊有效期自2008年12月21日至2018年12月20日;3.“VICTORIA’SSECRET PINK”,商標注冊號為第6699957號,核定服務項目類別為第35類:廣告;商業信息;推銷(替他人)等。注冊有效期自2010年11月7日至2020年11月6日;4.“VICTORIA’SSECRET”,商標注冊證號為第1505378號,核定使用商品類別為第25類:服裝,服裝帶(衣服),短統襪,長統襪,圍巾,手套(服裝)。續展有效期自2011年1月14日至2021年1月13日。

              被告某某公司成立于2007年,公司類型是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經營范圍是針紡織品、服裝、床上用品、鞋帽、圍巾、紡織原料、日用品百貨銷售、服裝加工。

              2011年3月至2012年10月間,被告某某公司向在上海市、天津市、湖南省、四川省、河北省、山東省、山西省、遼寧省、浙江省、廣東省等地商場內的部分“維多利亞的秘密”品牌專柜銷售了內衣商品,上述內衣商品的內標簽上印有“VICTORIA’S SECRET”文字,上述店鋪的店招、內部裝潢、衣架、包裝袋及內衣商品吊牌上印有“VICTORIA’S SECRET”、“維多利亞秘密”、“VS”、“PINK”、“中國總經銷:上海某某服飾有限公司,地址:上海市延安西路2299號世貿商場6F51號,電話:021-62365289/62365883,傳真:021-62365883”等字樣。上述店鋪贈送的宣傳冊上印有“VICTORIA’S SECRET”、“維多利亞秘密”、“VS”、“維多利亞的秘密中國區特許總經銷上海某某服飾有限公司地址:上海延安西路2299號世貿商城6F50室電話:86-021-62365289傳真:86-021-62365883郵箱:TENGSHENGVS2008@126.com”等內容。

              2011年12月至2012年5月24日,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發現火爆服裝招商網(www.3188.tv)、中國時尚品牌網(http://brand.chinasspp.com)和中國品牌服裝網(http:m.china-ef.com)等網站網頁上載有“上海某某服飾有限公司是美國內衣品牌維多利亞秘密和美國暢銷休閑品牌OLDNAVY指定總經銷商……”、“聯系方式:所屬公司:上海某某服飾有限公司手機:13651847356滕經理電話:021-62365289/62365883傳真:021-62365883地址:上海市延安西路2299號世貿商城6F53號”等內容,上述網站還載有維多利亞服裝產品的圖片等,上述圖片下方配有“招商廠家:上海某某服飾有限公司”等文字內容。

              被告某某公司曾與案外人余艷瓊、崔亞峰、威海佳沃貿易有限公司簽訂過《“維多利亞秘密”品牌終端銷售合同》,該合同的主要內容包括:“甲方(被告)授權乙方(案外人)為……地區終端銷售商。負責維多利亞秘密品牌內衣系列產品在該地區以專柜的方式進行銷售和推廣……”、“甲方以產品全國統一零售價的3.5折向乙方供貨”、“B類店(即專柜或店中店)不少于四個維多利亞秘密形象展柜,維多利亞秘密系列產品款式不得低于50個,要求店鋪內顯著位置張貼維多利亞秘密主體形象畫??梢耘c其他同類型品牌共同經營”、“乙方在簽訂協議書生效之日起,全年進貨額達……萬元,甲方保證足額供貨”、“甲方義務:授權乙方終端銷售維多利亞秘密品牌體系的貨品”、“乙方義務:乙方簽訂終端銷售合同后,必須在合同簽訂之日起……日內向甲方支付信譽保證金……”。

              2013年2月14日,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VSSLLC公司和LBI公司共同發表聲明稱:1.該三家公司從未通過AFB公司向某某公司或寧波億泰公司出售或提供“維多利亞的秘密”商標的任何產品,也從未授權AFB公司作為中間人。2.該三家公司不知道AFB公司是否與某某公司或寧波億泰公司有任何合同或銷售關系。3.該三家公司從未與某某公司或寧波億泰公司簽訂過任何協議,也沒有給予某某公司或寧波億泰公司建立過任何合同關系。4.VSSLLC公司與AFB公司簽訂了一份《庫存出售協議》,該協議從2007年1月1日起生效,授權AFB公司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地區出售某些標記為缺貨的庫存。根據上述協議,AFB公司僅可向有實體店鋪的零售商或獲得了VSSLLC公司書面同意的批發商出售產品。此外,上述批發商僅可將所購買的產品出售給也已經事先獲得了VSSLLC公司書面同意且擁有實體店鋪的零售商。除了上述方式,批發商不得以其他任何方式出售這些產品。同時,該協議還指明VSSLLC公司從未發出任何授權,也未指定AFB公司或其子公司、顧客或AFB產品的購買者作為代理人代表自己。AFB公司也承諾,在上述購買者簽署“非代理人聲明”之前,不得向上述購買者出售任何產品。

              另查明:1.2007年9月10日,LBI公司品牌保護總監DeanBrocious出具的確認函稱“LBI公司很高興確認AFB公司被選中來協助銷售維多利亞秘密商店當前質量的多余庫存,并且通過該公司向上海某某服飾有限公司提供商品在中國銷售,大部分衣物標有世界的維多利亞的秘密商標和INTIMISSIMI品牌。AFB公司經LBI公司批準(非目錄或因特網)向傳統的零售商提供商品,在被批準的內銷售(除美國、加拿大)。LBI公司將在有庫存以及AFB公司是否遵守合同的基礎上向AFB公司繼續提供額外的庫存,AFB公司的買家們必須遵守相同的條件和規則……”;2.2007年8月22日,AFB公司首席執行官MohamedA.Barry出具授權書稱“……AFB公司已由LimitedBrands授權,將這些商品供應常規的零售商(非產品目錄或互聯網銷售)。AFB公司已經選定上海某某時尚有限公司,地址為中國上海市打浦橋路1號,郵編:200023,在中國處理進口和分銷該商品事務?!?;3.2007年9月1日,被告委托案外人寧波億泰公司代理進口美國“維多利亞秘密”品牌內衣服飾,數量:810000件(文胸,內褲,睡衣),價格條款:FOBOHIO,USA,總金額;USD6000000;4.2007年9月,案外人寧波億泰公司通過中國工商銀行寧波分行和中國建設銀行寧波支行住房城市建設支行開出了兩份信用證,一筆金額約為310萬美元和另一筆金額為200萬美元,信用證號分別為LC83028010002528和LC333010701666,受益人為LBI公司,上述信用證已于2007年10月和11月承兌完畢。5.2007年9月,寧波億泰公司從LBI公司處進口價值約510萬美元的內衣商品并獲得相關財務憑證,其中LBI公司出具的商業發票上有落款為“Mr.JohnTalamo/VPLimited Brands,Inc.”的簽名,還蓋有印有原告公司名稱的鋼印。LBI公司出具的裝箱單以及海運提單背面有“LimitedBrands,IncDean Brocious”的簽名。

              在庭審中,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明確其在中國境內沒有實體經營活動,所有銷售行為均是通過郵購和網購的方式進行。

              本案一審的主要爭議焦點是:一、被告某某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害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二、被告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三、本案的賠償問題。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

              一、被告某某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害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根據原、被告提交的證據材料,法院認定如下事實:1.被告某某公司銷售的被控侵權商品系來源于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的母公司LBI公司。2.被告不存在以特許加盟形式授權他人銷售維多利亞的秘密品牌內衣商品的行為,被告與案外人之間的品牌終端銷售合同并沒有關于商標等知識產權經營資源授權的約定,也沒有約定加盟費等特許經營費用,因此被告與上述零售商之間仍屬于購銷關系。

              據此,法院認為,被告某某公司從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的母公司LBI公司處購進維多利亞的秘密品牌正牌內衣商品后,以批發銷售的方式向多家零售商銷售商品的行為確實有違其與LBI公司“轉售只能(非目錄或因特網)傳統零售”的約定,但被告銷售的商品是從LBI公司處購買并通過正規渠道進口的正牌商品,而非假冒商品,被告在銷售商品的過程中在商品吊牌、衣架、包裝袋、宣傳冊上使用原告涉案注冊商標的行為屬于銷售行為的一部分,不會造成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的混淆、誤認。因此,在本案中,被告向零售商銷售被控侵權商品的行為不構成侵害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二、被告某某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

              法院認為,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在中國境內并沒有實體經營活動,且其提交的證據也不足以證明其主體的字號已經具有一定的度,為相關公眾的知悉,因此,原告的企業字號尚不屬于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企業名稱,且被告某某公司銷售的商品也非假冒商品,因此,被告的行為不構成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但是,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的規定,經營者不得利用廣告或者其他方法,對商品的質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產者、有效期限、產地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在本案中,被告沒有證據證明自己確實是“美國內衣品牌維多利亞秘密指定總經銷商”,事實上,被告僅是從原告母公司LBI公司處購進了庫存產品在國內銷售,被告的這種宣稱會使相關公眾誤以為被告與原告存在授權許可關系,從而獲取不正當的競爭優勢,也會對原告今后在中國境內的商業活動產生影響,致使原告的利益受到損害。因此,被告存在虛構事實以引人誤解的主觀惡意,實施了虛假宣傳的客觀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三、本案的賠償問題

              法院認為,被告某某公司在本案中實施的是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故法院對原告的賠償數額計算方式不予采信。鑒于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原告因被告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以及被告的侵權獲利,法院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及其司法解釋的有關規定,根據原、被告提交的證據材料,綜合考慮本案中被告的侵權行為方式、侵權持續時間、侵權損害后果、侵權獲利狀況等因素,酌情確定賠償數額。另外,法院也將根據原告提交的代理費、查檔打印費、公證費、差旅費發票等支付憑證,以及案件的復雜程度等因素酌情確定合理費用的數額。

              據此,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二)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三)項、第九條、第二十條,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款、第十七條款,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馳名商標保護的民事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款第(一)項之規定,于2013年4月23日判決:

              一、被告某某公司立即停止對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二、被告某某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6萬元;

              三、被告某某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合理費用人民幣2萬元;

              四、駁回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的其余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在法定期間內均未上訴,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田學義律師
              法律咨詢熱線:13516290113
              地址:天津市河東區大直沽八號路萬達中心36層
              田學義律師,法律碩士,英語專業八級, 田律師具有深厚的法學理論功底和豐富的法律實務經驗,常年為上市公司提供法律咨詢服務,受聘于上百家企業的法律顧問。擅長處理公司法律事務,提供的法律咨詢服務包括但不限于:房產律師咨詢,建筑工程律師咨詢,企業解散清算,企業破產重組,天津民事律師服務,天津房產律師服務,涉外投融資,房產律師業務、建設工程律師業務、國際貿易、海事海商、商事訴訟與仲裁、合同糾紛、民間借貸等方面。多年來,田律師為客戶提供的定制法律服...
              久久国产欧美日韩精品
                1. <sup id="gy2ot"><acronym id="gy2ot"></acronym></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