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up id="gy2ot"><acronym id="gy2ot"></acronym></sup>
            1. 律所地址 ADDRESS
              天津市河東區大直沽八號路萬達中心寫字樓36層
              聯系電話 CONTACT
              法律咨詢熱線:135-1629-0113

              天津律師_涉外律師

              咨詢電話:135-1629-0113
              首頁 / 經典案例 / 海事海商 / 涉外律師事務所推薦案例丨未辦變更登記的船舶受讓人可以船主身份向碰撞對方請求賠償
              涉外律師事務所推薦案例丨未辦變更登記的船舶受讓人可以船主身份向碰撞對方請求賠償
              發布日期:2021-01-15

              陳某訴欽州市欽州港遠某船務有限公司船舶碰撞損害賠償糾紛

              【關鍵詞】民事、船舶碰撞損害責任、船舶碰撞、能見度低、全速航行、疏于瞭望、良好船藝、顯示號燈、鳴放聲號、過失、主要責任、次要責任、變更登記、公示力、實際交付、所有權人、損害賠償責任。

              【案由】船舶碰撞損害責任糾紛

              【裁判要旨】

              1.在船舶發生碰撞時,一方在能見度較低的水面上仍保持全速航行,且疏于瞭望,當可能發生碰撞危險時,亦未能注意運用良好的船藝;而另一方雖然系正常航行,但未按規定的方式顯示號……

              2.船舶變更登記僅具有公示力。船舶所有人從登記船主處受讓取得船舶時,未辦理變更登記手續,但雙方已經完成實際交付,應認定船舶已……

              原告陳某訴被告欽州市欽州港遠某船務有限公司船舶碰撞損害賠償糾紛一案,于2009年5月20日向本院提交訴狀,其后補正起訴材料,本院于6月16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組成合議庭。被告于7月9日申請追加符啟能、符亮光作為第三人參加本案訴訟,本院于8月6日駁回了被告的申請。9月9日本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陳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黃某東、黃某奇,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唐某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原告是“瓊臨高11074”漁船船東。2009年4月13日凌晨3時,“瓊臨高11074”漁船打漁回港時,被被告的“泰聯鑫”輪碰撞,造成“瓊臨高11074”漁船沉沒。該次事故造成原告漁船損失838,000元,原告購買該漁船后用去的維修費88,600元,漁汛損失每月9萬元、按2個月計算為18萬元,魚貨損失12萬元,手機等財物損失6,500元,工人工資損失75,200元,漁船上網具損失247,050元,原告為處理事故用去的差旅費3,302元,扣除原告購船后將漁船上原有網具賣出所得6萬元,原告損失合計1,498,650元。原告主張被告應承擔本次事故的主要責任,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償原告損失的80%即120萬元,并由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和訴前財產保全申請費。 

              原告為支持其訴訟主張,在舉證期限內向法庭提交了下列證據材料:1、“瓊臨高11074”漁船的船舶登記資料,擬證明該漁船登記在符啟能名下,已經年審合格;2、2008年9月21日簽訂的出售漁船協議書,擬證明“瓊臨高11074”漁船已賣給原告,購船款已付清;3、2009年4月28日黃妃貢、吳偉騰、林珍出具的確認書;4、2009年5月22日林珍、吳偉騰出具的證明,證據材料3、4擬證明原告已付清“瓊臨高11074”漁船的購船款838,000元,該漁船歸原告所有;5、2008年10月8日和12月30日臨高縣調樓鎮調樓居民委員會(下稱調樓居委會)出具的證明2份,擬證明符亮光為符啟能之子,符亮光在符啟能死亡后將漁船賣給原告;6、調樓居委會和臨高縣公安局調樓邊防派出所(下稱調樓派出所)出具的證明2份,擬證明符啟能已死亡、符亮光與符日心為同一人;7、調樓邊防派出所從人口信息庫中提取的符日心戶籍資料,擬證明符日心為符啟能之子,黃不伍為符啟能之妻;8、從人口信息庫中提取的符日心照片和林珍、吳偉騰的證明,擬證明符日心即符亮光,是其將漁船賣給原告;9、黃不伍出具的證明及調樓居委會的蓋章確認,擬證明黃不伍同意其子符日心將漁船賣給原告;10、陳法的漁業船舶職務船員證書和湛江漁港監督處出具的證明3張,擬證明陳法、陳用妙、陳國榮、陳騰具備相應船員資格;11、陳法填寫的水上交通事故報告書,擬證明本案所涉事故的相關情況;12、2009年5月16日雷州市海洋與漁業局出具的函,擬證明“瓊臨高11074”漁船船舶技術資料及原告支付的購船款;13、雷州市烏石鎮文堂村民委員會和雷州市烏石鎮人民政府出具的證明,擬證明“瓊臨高11074”漁船船員工資;14、陳國軍、陳用妙出具的證明,擬證明“瓊臨高11074”漁船發生事故時所載魚貨價值;15、雷州市二輕烏石造船廠出具的證明,擬證明原告購船后支出的船舶維修費;16、雷州市烏石鎮文堂村民委員會、雷州市烏石鎮人民政府、雷州市海洋與漁業局出具的證明,擬證明原告漁汛期損失;17、雷州市烏石鎮文堂村民委員會和廣東省漁政總隊雷州大隊出具的證明,擬證明原告漁船的作業方式和作業期限;18、提貨單2張,擬證明原告購買漁船所用網具的費用;19、客運隨車發票及服務業定額發票,擬證明原告為處理事故支出的差旅費。

              庭審中,原告申請證人林珍、吳偉騰、黃妃貢、陳國軍、陳用妙出庭作證,證人證明了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2、3、4、8、14為其所出具,并接受了當事人的質詢。

              被告辯稱:在本次船舶碰撞事故中,原告應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被告只需承擔次要責任;原告向法院起訴要求被告賠償的損失,大部分沒有事實依據,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為支持其抗辯理由,在舉證期限內向法庭提交了“瓊臨高11074”漁船資產總值及索賠事項及其附表,擬證明原告承認其以538,000元購買了漁船。

              經原告申請,本院到湛江海事局調取了如下證據材料:1、2009年4月13日、16日、22日對劉用昌的詢問筆錄;2、2009年4月13日、16日對潘家余的詢問筆錄;3、2009年4月17日對易志剛的詢問筆錄;4、2009年4月13日對田波文的詢問筆錄;5、2009年4月13日、16日對劉孟文的詢問筆錄;6、2009年4月15日對陳某的詢問筆錄;7、2009年4月14日對陳法的詢問筆錄;8、2009年4月15日對陳騰的詢問筆錄;9、2009年4月14日、15日對陳林祥的詢問筆錄;10、2009年4月14日、15日對林妃柬的詢問筆錄;11、2009年4月15日對陳伍的詢問筆錄;12、2009年4月18日對朱葉煌的詢問筆錄;13、劉用昌填寫的水上交通事故報告書;14、陳法填寫的水上交通事故報告書;15、“泰聯鑫”輪船舶證書;16、“瓊臨高11074”漁船船舶證書;17、“泰聯鑫”輪船員名單及船員證書;18、“瓊臨高11074”漁船船員證書及證明;19、2009年4月14日被告付款收據;20、碰撞示意圖及分析圖。

              經質證,被告對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1沒有異議;對證據材料19的真實性無異議,但對數額有異議;對原告提供的其余證據材料均有異議。原告對被告提供的證據材料有異議。原告對本院調取的證據材料6、7、8、9、10、11、12、14、15、16、18、19、20沒有異議,對證據材料1、2、3、4、5、13則有異議,對證據材料17則表示不清楚;被告對本院調取的證據材料1、2、3、4、5、11、12、13、15、16、17、18、19、20沒有異議,對證據材料6、7、8、9、10、14則認為其部分真實,對其關聯性和合法性則無異議。合議庭對當事人沒有異議的證據材料予以采信,對當事人有異議的證據材料,因該證據材料均與本案有關聯性,可以作為證據采信。至于各證據所證明的案件事實,合議庭結合庭審情況及證據材料之間的相互印證情況予以綜合認定。

              根據采信的證據及開庭審理的情況,查明案件事實如下:

              “泰聯鑫”輪的有關船舶證書表明,該輪是鋼質散貨船,船籍港廣西欽州,2007年9月25日建造完工,總長140.30米,寬21米,深11.20米,總噸10,050,凈噸5,628,主機種類為內燃機,總功率3,300千瓦,船舶所有人及經營人均登記為被告,船舶國籍證書有效期至2012年10月11日。海事局海上船舶檢驗報告記載,2008年8月27日及以后諸日,該船在黃埔港進行了年度檢驗,認為具備適航條件,并簽發了海上船舶檢驗證書簿、海上貨船適航證書、海上船舶噸位證書、海上船舶防止油污證書、海上船舶載重線證書,適航證書有效期至2009年9月25日止。事故發生時,該輪實際配員15人,均持有有效的船員適任證書,符合該輪船舶最低安全配員證書要求。

              “瓊臨高11074”漁船的有關船舶證書表明,該船是木質捕撈漁船,船籍港海南省臨高縣調樓港,建成于1996年3月,長26.65米,寬5.60米,深2.65米,總噸74,主機一臺,類型為EK100,總功率135千瓦,船舶所有人符啟能。船舶登記證書有效期至2009年8月26日,所有權登記號碼為瓊臨高981195。該漁船的漁業船舶安全證書、漁業船舶載重線證書、漁業船舶噸位證書、漁業船舶漁撈和起重設備證書等有效期均至2008年12月9日止。該漁船的漁業捕撈許可證由臨高縣海洋與漁業局于2005年2月19日頒發,編號(瓊臨高)(2005)第HY-000044號,證書上載明的持證人為符啟能,該漁船的主作業類型是刺網,作業方式流刺,作業場所為A類、C3類漁區,作業時限從2005年2月19日至2010年2月18日,漁具名稱為流刺網,數量為400張,規格為三至四指網目,捕撈品種為雜魚。漁業捕撈許可證年度審驗登記顯示,2006至2008年該許可證每年均經年審合格,同意作業。事故發生時,“瓊臨高11074”漁船上有14名船員,其中船長陳法,持有湛江漁港監督處簽發的漁業船舶有限航區四等(30噸至未滿200總噸)船長職務證書,陳用妙持有湛江漁港監督處簽發的漁業船舶有限航區四等(30噸至未滿200總噸)大副職務證書,陳國榮持有湛江漁港監督處簽發的漁業船舶有限航區四等(90千瓦至未滿250千瓦)輪機長職務證書,陳騰持有湛江漁港監督處簽發的漁業船舶有限航區四等(90千瓦至未滿250千瓦)大管輪職務證書。

              湛江海事局對“泰聯鑫”輪船員劉用昌、潘家余、易志剛、田波文、劉孟文進行調查所作的筆錄表明,2009年4月13日凌晨1點10分,“泰聯鑫”輪在裝載16,000噸礦砂后從湛江港啟航開往南通。啟航時駕駛臺值班人員有船長劉用昌,負責指揮操縱和瞭望;二副潘家余,負責操車;水手劉孟文,負責操舵;機艙值班人員為二管田波文和機工陳立義。時值吹偏東風4至5級,有霧,能見度約1海里,退潮。船舶離泊時開啟了航行燈和駕駛臺右側1臺雷達,用6海里、3海里和1.5海里量程交替觀測。船長劉用昌陳述,約2點40分,“泰聯鑫”輪剛轉向進入龍騰航道時,在雷達6海里量程上發現前方3海里處有來船回波,來船沿著航道右側航行,處于對駛狀態。此時“泰聯鑫”輪的航向約110°,航速約10節,并沿著計劃航線的右側一點航行?!疤┞擌巍陛喆L發現來船后,切換到雷達3海里量程繼續觀測,仍保向保速航行。約2點52分,“泰聯鑫”輪將到達31號燈浮時,在雷達上觀測到來船在“泰聯鑫”輪左前方幾度,距離不清楚,船長向水手下令操右舵5度,航向從110°改為115°,船速11節。約3點02分,“泰聯鑫”輪駛過31號燈浮附近,與進港船“遼通油9”輪左舷會遇通過,此時在雷達3海里量程上測量到另一來船距離約1海里,在左前方約7至8度,兩船處于對駛狀態,船長鳴放了一長聲,并在駕駛臺右側用閃光燈對來船閃了幾下。據二副潘家余陳述,“泰聯鑫”輪除鳴放上述聲號外,之前沒有鳴放其他聲號?!疤┞擌巍陛唽⑦^30號燈浮時,船長肉眼可見來船的紅、綠燈及很多白色閃光燈,位于本船前方稍偏左方向。船長陳述,“泰聯鑫”輪駛過30號燈浮時,兩船距離約0.5海里(據湛江海事局調查分析,此時該輪與來船相距約0.3海里),船長下令大角度右舵,接著減速、停車。約3點05分,“泰聯鑫”輪船艏與來船駕駛樓右側成約70度夾角碰撞。碰撞發生后,“泰聯鑫”輪用左滿舵并全速倒車,后停車,由于慣性作用繼續前沖。碰撞分析圖顯示,“泰聯鑫”輪是在經過30號燈浮后,在航道右邊緣以外與來船發生碰撞的。3點08分,船長向湛江交管中心報告事故情況,3點13分,船長通知大副易志剛放右舷救生艇進行搜救。船長劉用昌陳述,被告對“泰聯鑫”輪配有相應的體系文件,但未到船上進行指導業務;大部分船員沒有首次上船時的開航前指令;部分船員沒有交接記錄;除船長、輪機長、二管輪、三管輪外,船舶未按規定對有關人員履職情況進行培訓;事故發生當晚無記錄夜航命令簿等等。

              湛江海事局對“瓊臨高11074”漁船船員原告、陳法、陳騰、陳林祥、林妃柬、陳伍、朱葉煌進行調查所作的筆錄表明,“瓊臨高11074”漁船在陽江閘坡附近海域從東往西進行了7天捕魚作業后,于4月12日晚21點30分從硇洲東約30海里處啟航開往湛江港,航向西北偏北方向約280°,沿著湛江港龍騰航道燈浮南側在航道邊緣外航行,漁船右舷逐漸靠近紅標,航速約4.7節。該漁船使用手提式羅經及GPS衛星導航進行導航,并有一臺甚高頻無線電話,用23頻道與漁船之間聯系。航行中該漁船顯示紅、綠舷燈、桅燈、艉燈,船頭顯示4盞白色閃光網燈。駕駛室值班人員有船長陳法,2名水手陳林祥、林妃柬,機艙1名輪機員。在船舶碰撞前4至5分鐘,船長陳法發現來船在漁船北側對駛而來,后確定來船是“泰聯鑫”輪。水手林妃柬述稱,其看到來船后,在駕駛臺右門使用探照燈向來船閃燈。在碰撞前2至3分鐘,船長看見來船在漁船前方偏右一點對遇航行,保持航速用左滿舵避讓。在漁船向左轉向過程中,右舷駕駛臺與來船發生碰撞,碰撞后漁船船艏向右偏轉,逐漸貼近來船右舷,并貼著來船右舷從船艉離開,期間漁船上的2名船員爬上來船船艏。其后,“湛港三拖”輪救出漁船上的11名船員,船長在清點人數時發現1名船員失蹤。約9時漁船完全沉沒,沉沒時船艉下沉,船艏上翹。

              事故發生后,被告委派人員與原告協商事故善后事宜,2009年4月14日,被告支付3萬元給原告,原告出具收據,寫明該款為受傷船員家屬的護理費、交通費、住宿費,該款可在以后商談賠償總額時扣除。4月21日,原告向本院申請扣押被告所屬的“泰聯鑫”輪,并責令被告提供180萬元的擔保。本院于同日作出(2009)廣海法保字第51-1號民事裁定,準許了原告的申請,財產保全申請費5,000元由原告預交。原告向本院申請緩交了該申請費。裁定書送達后,被告申請復議,原告考慮到被告提供180萬元現金擔保有一定困難,同意將擔保金額降低為120萬元。其后被告將20萬元現金匯入本院擔保金帳戶,并提供了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市分公司出具的擔保函。

              關于“瓊臨高11074”漁船所有人問題。原告提供的出售漁船協議書顯示,原告從調樓村符亮光處購買了“瓊臨高11074”漁船,林珍、吳偉騰在協議書落款的證明人一欄內簽字確認。2009年4月28日,黃妃貢、吳偉騰、林珍簽署一份確認書,確認符亮光已將“瓊臨高11074”漁船轉讓給原告,購船款已付清,漁船已于2008年9月底交付給原告。2008年10月8日,調樓居委會出具證明稱該居委會居民符亮光經營的“瓊臨高11074”漁船已賣給原告。2008年12月30日,調樓居委會出具證明稱符亮光屬符啟能之子,符啟能四年前已亡故,2009年7月25日,調樓派出所在該證明上蓋章確認情況屬實。2009年5月18日調樓派出所從人口信息庫中提取的臨高縣常住人口信息表顯示,戶主符日心的父親是符啟能,母親是黃不伍。同日調樓居委會出具證明稱符日心與符亮光屬同一個人,調樓派出所在該證明上署明“經核實,以上情況屬實”并蓋章。調樓派出所還從人口信息庫中提取了符日心的照片,經林珍、吳偉騰辨認此人為賣船給原告的符亮光。2009年7月23日,黃不伍出具證明稱其同意其子符日心將“瓊臨高11074”漁船轉讓給原告,調樓居委會蓋章確認情況屬實。

              關于“瓊臨高11074”漁船的價值。出售漁船協議書約定,原告付給符亮光漁船定價款838,000元,訂金20萬元,放船時補足。2009年5月22日林珍、吳偉騰出具證明稱原告于2008年9月21日購買了漁船,購船款為838,000元。林珍、吳偉騰出庭作證,稱原告分兩次交清購船款,兩次交款均在銀行,原告從銀行提款交給符亮光,符亮光兩次收款后均沒有打收條;黃妃貢出庭作證稱出售漁船協議書由其起草,但交款時其不在現場。但原告在湛江海事局的調查詢問筆錄中卻述稱其買船花去538,000元,買回后支出修理費86,000元左右。被告認為原告提供的有關漁船價值的證據不真實,為此提交了一份據稱是在碰撞事故發生后原告交給被告的漁船資產總值及索賠事項單及附表,表上列明漁船的購買價是538,000元,但該書據上沒有原告簽字確認。原告主張購船后為修繕漁船支出了修理費,并提供了2009年4月15日雷州市二輕烏石造船廠出具的證明,證明“瓊臨高11074”漁船于2008年10月8日在該廠大修,修理費88,600元。

              關于“瓊臨高11074”漁船船上財產損失問題。原告在湛江海事局的調查詢問筆錄中述稱事故發生時漁船上捕撈的魚貨約值12萬元。船長陳法在調查詢問筆錄中稱發生事故時漁船上的魚貨有紅三魚200籮,每籮40斤;龍利魚50擔,麻蛇20擔,沙甲魚5擔,每擔均為100斤;蝦100多斤;蟹100斤;石斑魚50至60斤;其他500斤。原告在庭審中申請漁船船員陳國軍、陳用妙出庭作證,證人作證稱事故發生時,漁船上載有魚貨約8噸,市價約12萬元。對于漁船上的漁具、網具的價值,原告在調查詢問筆錄中稱船上配有捕魚網具1,300張,后提供了2008年10月13日和16日的提貨單兩張,以證明其購買鉛、桿等價值247,052元材料用于加工1,300張魚網配備到漁船上。原告稱漁船沉沒時船員個人物品損失按13部手機,每部500元計算,為6,500元,但沒有提供相關的證據證明,僅有船長陳法在調查詢問筆錄中稱損失了手機、皮鞋、現金等個人物品。

              關于漁船漁汛損失的問題。原告在湛江海事局的調查詢問筆錄中述稱其自購買漁船后大約于2008年10月份開始出海捕魚,平均每月2至3次,具體捕魚數量說不清楚,但價值每月15萬元左右,除去人工、油料、補網等費用,原告的純收入每月3萬元左右。林妃柬在調查詢問筆錄中稱漁船進行海上捕撈作業,每月最多可做10天左右。原告提供的雷州市烏石鎮文堂村民委員會2009年7月1日出具的證明稱“瓊臨高11074”漁船每月出海捕魚3次,每次6至7天,每次收入除船員工資及其費用外,平均每次余下純收入3萬元。雷州市烏石鎮人民政府在該證明上蓋章確認“生產情況屬實”,雷州市海洋與漁業局也蓋章確認情況屬實。2009年7月27日,雷州市烏石鎮文堂村民委員會再次出具證明稱“瓊臨高11074”漁船的捕撈方式是單層刺網,無受休漁期影響,休漁期間也正常出海作業。廣東省漁政總隊雷州大隊蓋章確認情況屬實。

              關于其他損失。原告為證明船員的工資損失,提供了雷州市烏石鎮文堂村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稱:“瓊臨高11074”漁船船員每月收入是船長3,500元,大副3,000元,輪機長3,000元,大管輪2,900元,水手2,800元。雷州市烏石鎮人民政府在證明上蓋章確認屬實。而船長陳法在湛江海事局的調查詢問筆錄中稱船員沒有固定工資,均按漁獲分成,船長占5%,其他人占2.8%。林妃柬在調查詢問筆錄中述稱其每月工資收入少則800余元,多則2,000余元。庭審中原告承認船員工資是按漁獲進行分成,上述證明中的船員工資數額是按漁船以往經營收入平均計算得出。原告還提供了廣東省湛江市服務業定額發票和海南省餐飲、旅店業定額發票總計2,315元,廣東省道路客運隨車發票987元,以證明事故發生后原告支付了船員受傷治療費、船員參與事故調查及其家屬往來的住宿餐飲費和交通費。

              合議庭成員一致認為:本案為一宗船舶碰撞損害賠償糾紛。對于碰撞事故的責任認定,應適用《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劃分碰撞雙方的過錯責任。

              “泰聯鑫”輪在雷達上觀測到來船并發現來船與本船呈對駛狀態,未對其進行雷達標繪或系統觀察,未能對來船的動態、方位和距離以及兩船的局面和碰撞危險作出充分的估計,疏忽瞭望,違反了《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第五條和第七條關于瞭望和碰撞危險的規定;“泰聯鑫”輪航行于能見度不良水域中,以全速在港內航道航行,當與來船近距離接近時,仍保持11節的航速,違反了《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第六條和第十九條第2、5款關于安全航速和船舶在能見度不良時的行動規則的規定;在該輪沿著湛江港龍騰航道航行過30號燈浮時,與在航道右側以外航行的對駛船業已存在緊迫危險,兩船相距約0.3海里時,該輪冒然采取右滿舵避讓,導致該船偏出航道右側之外,致使兩船碰撞難以避免,最終位于航道右邊緣以外與來船發生碰撞,違反了《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第八條第1、4、5款關于避免碰撞的行動的規定;事故發生時“泰聯鑫”輪航行的湛江港內水域有霧,能見度約1海里多,能見度不良,該輪沒有按規定鳴放聲號,違反了《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第三十五條第1款關于能見度不良時使用的聲號的規定。

              “瓊臨高11074”漁船在事故前處于正常航行狀態,顯示了左、右舷燈,船頭還顯示4盞白色閃光網燈,一方面影響本船的視覺瞭望觀測效果,另一方面也會影響來船的瞭望判斷,違反《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第二十三條第1款關于在航機動船顯示號燈的規定;該船航行于能見度不良水域中,未按規定鳴放聲號,違反了《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第三十五條第1款關于能見度不良時使用的聲號的規定;在兩船已存在緊迫危險,采取左滿舵轉向避讓,最終與來船的避讓措施不協調發生碰撞,違反了《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第八條第1、5款關于避免碰撞的行動的規定。

              綜上所述,本次事故中,“泰聯鑫”輪與“瓊臨高11074”漁船均違反了《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的有關規定,對導致船舶碰撞均存在過失。鑒于“泰聯鑫”輪未能及早地注意運用良好船藝和海員通常做法進行避讓,對在航道右側邊緣以外航行的對駛船采取右滿舵避讓,致使兩船碰撞難以避免,是本次碰撞事故的最主要原因,對造成本案碰撞負有更大的過失責任。根據“泰聯鑫”輪和“瓊臨高11074”漁船的過失程度,兩船應分別對本案碰撞承擔80%和20%的過失責任。

              船舶碰撞的責任,由對碰撞有過失的船舶承擔,而船舶的過失往往是由船長、船員駕駛或管理船舶的過失造成的,雇傭船長、船員的船舶所有人應當對航行安全負責,故船舶碰撞產生的賠償責任由船舶所有人承擔。被告是“泰聯鑫”輪的所有人,故應當作為本案的責任主體。而原告是否“瓊臨高11074”漁船的所有人,能否作為漁船所有人行使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是本案爭議的焦點之一。原告主張其已從符亮光處受讓漁船?!碍偱R高11074”漁船的登記證書顯示該船的登記船主是符啟能,但根據調樓居委會和調樓派出所出具的證明,符啟能已于四年前死亡,故符啟能的財產由其繼承人繼承并有權處分。臨高縣常住人口信息顯示,符啟能的妻子是黃不伍,兒子是符日心,兩人均為符啟能的法定繼承人,有權繼承符啟能的財產。黃不伍出具證明稱其已同意其子符日心將該漁船轉讓給原告,而調樓居委會和調樓派出所均證明符日心又名符亮光,即符亮光有權處分“瓊臨高11074”漁船。原告從符亮光處受讓漁船后,雖沒有辦理過戶登記手續,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九條“船舶所有權的取得、轉讓和消滅,應當向船舶登記機關登記;未經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的規定,船舶登記只是船舶所有權變動的公示方法,而不是生效要件,原告已支付漁船價款,且符亮光已將漁船實際交付原告,原告已取得漁船的所有權并實際控制使用該漁船,因該漁船碰撞而產生的糾紛,原告作為漁船的所有權人,可以行使權利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關于本次事故造成原告的損失如下:

              1、“瓊臨高11074”漁船的價值。原告提供的出售漁船協議書及漁船買賣的中介人均證明原告購買該漁船支出838,000元,但原告在湛江海事局的水上交通事故調查詢問筆錄中卻述稱購船價款為538,000元,原告對此的解釋是詢問筆錄記錄有誤。經分析,原告提供的出售漁船協議書存在以下疑點:協議書上符亮光簽名無法確認是符亮光本人簽名,即無法確認該協議書的真實性。原告已提交了調樓居委會、黃不伍出具的證明,均證明了符亮光已將漁船賣給原告,且經過了符啟能的另一繼承人黃不伍的同意,但所有證明中均未提及漁船買賣的價款,且原告能取得黃不伍出具的證明,卻無法取得符亮光出具的確認該協議真實性的證明,此為疑點一;第二,無論從協議的內容還是原告的陳述、證人證言,均可以看出,原告不是一次性付清購船款,原告支付了大筆的款項,卻沒有要求符亮光出具相應的收款收據,不符合民間交易的習慣;第三,原告稱其付款除8至10萬元現金外,其余均是在當地銀行用存折取款付給符亮光,但卻未能提交有關存折取款憑證證明其已付其余船款給符亮光,無法用旁證證明原告購船款為838,000元。而對于538,000元的購船款,一方面有原告在事故發生兩天后的詢問筆錄中所做陳述證明,雖原告認為是誤記,但該筆錄在制作完畢后還經過原告簽字確認,如出現誤記,原告可以要求更正;另一方面,被告提供了一份據稱是原告提交給其的漁船資產總值及索賠事項清單,原告認為該清單沒有其簽字,不是其提交給被告的。該清單所列的漁船價值、修理費、網具價值、魚貨價值等數額均與原告在海事局的詢問筆錄中陳述的金額大致相同,而該清單是被告在完成舉證說明,查閱本院調取的湛江海事局事故調查詢問筆錄的同時提交給法院的,被告根據原告在湛江海事局的調查詢問筆錄的內容制作該份清單的可能性不大,由此可以推斷被告有較大可能是從原告處獲得該清單。該清單所列的漁船價值也可以印證原告在調查詢問筆錄中所說的購船款確為538,000元而非誤記。

              原告主張購買漁船后支出了一定的修理費。這一點原告在發生事故后的較短時間內已向湛江海事局反映并記錄在案,原告其后還提供了雷州市二輕烏石造船廠的證明,兩者所記錄的修理費數額相差不大,且購買船舶后投入使用前進行適當修理也符合常理,原告所主張的船舶修理費88,600應當較為真實,可予以認定。以上兩項合計,可以認定原告的漁船損失為626,600元。

              2、原告的漁具損失。原告為證明漁網的價值,提供了提貨單兩張,原告稱提貨單上所列購買的材料是制作1,300張漁網的原材料,所需漁網要另請人制作。原告沒有提供購買漁網的正式發票,考慮到漁業船舶經營的實際情況,要求原告提供購買漁網的正式發票,也不符合現實狀況,原告提供的提貨單可以作為認定漁網價值的依據。原告稱其漁船上共配備了1,300張漁網,漁船船員陳林祥在調查詢問筆錄中則稱大約有900張網具,船員林妃柬則稱為1,200至1,300張網,三人所述漁船上網具的數目有一定的差距,但均遠遠超過臨高縣海洋與漁業局頒發的漁業捕撈許可證中允許配備的400張流刺網的漁具數量。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第二十五條“從事捕撈作業的單位和個人,必須按照捕撈許可證關于作業類型、場所、時限、漁具數量和捕撈限額的規定進行作業,并遵守國家有關保護漁業資源的規定,大中型漁船應當填寫漁撈日志”的規定,原告應當按照漁業捕撈許可證中允許配備的漁具數量進行作業,在請求賠償時也應該按照漁業捕撈許可證中允許配備的網具數量計算賠償額。按照提貨單所示,原告為制作1,300張漁網共購買材料值款247,052元,400張漁網所需材料款即為76,016元??蹨p原告賣掉漁船上原來配備的漁具所得的6萬元,原告網具損失16,016元。

              3、原告的魚貨和漁汛損失。原告的漁船是在陽江閘坡附近海域作業完畢后返航,船上載有魚貨,對于魚貨的價值,原告在調查詢問筆錄中稱為12萬元左右,陳法在詢問筆錄中沒有估算魚貨的價值,僅估算了重量,約8噸多,與出庭作證的證人陳國軍、陳用妙的證言所稱魚貨的種類、重量基本相符,因此可以認定原告的漁船在發生事故時載有魚貨價值約12萬元。原告是否持有出海捕撈許可,其魚貨和漁汛損失能否得到法律保護?農業部頒發的《漁業捕撈許可管理規定》第三十六條規定:“漁業捕撈許可證的申請人應是漁船所有人,申請人在其申請獲得批準后成為持證人。持證人對其申請從事的漁業捕撈活動負責,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狈麊⒛茏鳛椤碍偱R高11074”漁船登記所有人,其向臨高縣海洋與漁業局申請取得(瓊臨高)(2005)第HY-000044號漁業捕撈許可證,成為持證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第二十三條“國家對捕撈業實行捕撈許可證制度”、“捕撈許可證不得買賣、出租和以其他形式轉讓,不得涂改、偽造、變造”的規定,符啟能持有的漁業捕撈許可證不得買賣或以其他形式轉讓給原告。原告受讓“瓊臨高11074”漁船后,要取得從事漁業捕撈的資格,應按照農業部頒發的《漁業捕撈許可管理規定》第二十八條第(三)款的規定,在漁業捕撈許可證有效期內因漁船買賣發生漁船所有人變更的,須按規定向原發證機關重新申請漁業捕撈許可證。本案的證據表明,原告雖然取得“瓊臨高11074”漁船的所有權,但未按規定向原發證機關重新申請漁業捕撈許可證,其持符啟能的漁業捕撈許可證從事漁業捕撈,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的有關規定。(瓊臨高)(2005)第HY-000044號漁業捕撈許可證只允許使用三至四指網目的400張流刺網進行作業,原告稱其漁船上配備了1,300張網具,也遠遠超過漁業捕撈許可證的規定,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瓊臨高)(2005)第HY-000044號漁業捕撈許可證規定的作業場所是A類、C3類漁區,按照《漁業捕撈許可管理規定》第二十條的規定:“作業場所核定在B類、C類漁區的漁船,不得跨海區界限作業。作業場所核定在A類漁區或內陸水域的漁船,不得跨省、自治區、直轄市管轄水域界限作業。因傳統作業習慣或資源調查及其他特殊情況,需要跨界捕撈作業的,由申請人所在地縣級以上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出具證明,報作業水域所在地審批機關批準?!保ō偱R高)(2005)第HY-000044號漁業捕撈許可證是臨高縣海洋與漁業局頒發的,其規定的作業場所應在海南省管轄水域界限作業,而本案事故發生前原告漁船是在陽江閘坡海域作業,已屬跨省管轄水域界限作業。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第四十一條“未依法取得捕撈許可證擅自進行捕撈的,沒收漁獲物和違法所得,并處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并可以沒收漁具和漁船”、第四十二條“違反捕撈許可證關于作業類型、場所、時限和漁具數量的規定進行捕撈的,沒收漁獲物和違法所得,可以并處五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并可以沒收漁具,吊銷捕撈許可證”、第四十三條“涂改、買賣、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轉讓捕撈許可證的,沒收違法所得,吊銷捕撈許可證,可以并處一萬元以下的罰款;偽造、變造、買賣捕撈許可證,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規定,原告未依法取得捕撈許可證擅自進行捕撈、違反捕撈許可證關于作業場所、漁具數量的規定進行捕撈所獲得的收入屬于違法所得,不應予以保護。故原告請求被告賠償魚獲損失和漁汛損失,合議庭不予支持。

              4、工人工資損失。原告要求被告賠償工人工資損失75,200元,原告雖然提供了雷州市烏石鎮文堂村民委員會和雷州市烏石鎮人民政府出具的證明證實各船員的工資,但在庭審中,原告承認船員工資是按漁獲進行分成,上述證明記載的船員每月收入是根據以往漁船作業收入分成后各船員的平均收入計算。由此可以推斷,“瓊臨高11074”漁船船員的收入是不固定的,隨著漁船捕獲的海產品價值的多少而浮動,沒有收獲即沒有報酬,且原告也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在漁船沉沒后的兩個月仍然支付工資給船員,按照損害賠償的原則,原告只能就已實際發生的損失進行索賠,故原告該訴訟請求合議庭不予支持。

              5、船員個人物品損失。原告主張船員手機等財物的損失。因本案事故發生于凌晨,其時漁船上船員多數在休息,船舶發生碰撞沉沒后,船員的個人物品隨船沉入大海,從湛江海事局對船長陳法的調查詢問筆錄中也可以印證船舶碰撞造成了船員個人財物的損失。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船舶碰撞和觸碰案件財產損害賠償的規定》第九條第(七)項規定,船員個人生活必需品的損失,按實際損失適當予以賠償。鑒于損失物品已沉入大海,由原告舉證證明損失數額確實存在一定的困難,故可以酌情計算該部分損失。原告主張按13名船員每人500元計算6,500元的損失額,尚屬合理,可予支持。

              6、食宿費及差旅費損失。原告稱該費用是事故發生后船員參與事故調查及船員受傷后其家屬往來費用。因事故發生后被告已付給原告3萬元作為受傷船員家屬的護理費、交通費、住宿費等,原告再就該費用索償,應當提供除該3萬元外原告額外另行支出的費用。原告目前提供的票據僅3,000余元,且不能證明該費用是原告在3萬元的賠償款外另外支付的食宿費、車費,故可認為被告已對原告該損失進行了賠償,原告再請求被告賠償該部分損失沒有依據,不予支持。對于該3萬元是否應在被告應賠償給原告的賠償額中扣減,因雙方當事人對該款專用于受傷船員家屬護理費、交通費、住宿費沒有異議,且被告未提出將該款從賠償總額中予以抵扣,故對該款本案不作處理。

              綜上所述,原告因船舶碰撞事故造成的損失額為649,116元,由其自行承擔20%的損失即129,823元,被告賠償原告損失的80%即519,293元。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一、二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欽州市欽州港遠某船務有限公司賠償原告陳某船舶碰撞損失519,293元;

              二、駁回原告陳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案受理費15,600元,由原告負擔8,849元,被告負擔6,751元。財產保全申請費5,000元,由原告負擔1,884元,被告負擔3,116元。上述訴訟費用原告均申請緩交并獲本院準許,原、被告將其應負擔的訴訟費用逕向本院交納。

              以上金錢給付義務,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履行完畢。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適用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九條 船舶所有權的取得、轉讓和消滅,應當向船舶登記機關登記;未經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

              船舶所有權的轉讓,應當簽訂書面合同。

              第一百六十九條 船舶發生碰撞,碰撞的船舶互有過失的,各船按照過失程度的比例負賠償責任;過失程度相當或者過失程度的比例無法判定的,平均負賠償責任。

              互有過失的船舶,對碰撞造成的船舶以及船上貨物和其他財產的損失,依照前款規定的比例負賠償責任。碰撞造成第三人財產損失的,各船的賠償責任均不超過其應當承擔的比例。

              互有過失的船舶,對造成的第三人的人身傷亡,負連帶賠償責任。一船連帶支付的賠償超過本條第一款規定的比例的,有權向其他有過失的船舶追償。

              《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第二十三條 國家對捕撈業實行捕撈許可證制度。海洋大型拖網、圍網作業以及到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有關國家締結的協定確定的共同管理的漁區或者公海從事捕撈作業的捕撈許可證,由國務院漁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發放。其他作業的捕撈許可證,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漁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發放;但是,批準發放海洋作業的捕撈許可證不得超過國家下達的船網工具控制指標,具體辦法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規定。捕撈許可證不得買賣、出租和以其他形式轉讓,不得涂改、偽造、變造。

              到他國管轄海域從事捕撈作業的,應當經國務院漁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并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的或者參加的有關條約、協定和有關國家的法律。

              第二十五條 從事捕撈作業的單位和個人,必須按照捕撈許可證關于作業類型、場所、時限、漁具數量和捕撈限額的規定進行作業,并遵守國家有關保護漁業資源的規定,大中型漁船應當填寫漁撈日志。

              第四十一條 未依法取得捕撈許可證擅自進行捕撈的,沒收漁獲物和違法所得,并處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并可以沒收漁具和漁船。

              第四十二條 違反捕撈許可證關于作業類型、場所、時限和漁具數量的規定進行捕撈的,沒收漁獲物和違法所得,可以并處五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并可以沒收漁具,吊銷捕撈許可證。

              第四十三條 涂改、買賣、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轉讓捕撈許可證的,沒收違法所得,吊銷捕撈許可證,可以并處一萬元以下的罰款;偽造、變造、買賣捕撈許可證,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1972年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第五條 瞭望

              每一船在任何時候都應使用視覺、聽覺以及適合當時環境和情況的一切可用手段保持正規的瞭望,以便對局面和碰撞危險作出充分的估計。

              第六條 安全航速

              每一船在任何時候都應以安全航速行駛,以便能采取適當而有效的避碰行動,并能在適合當時環境和情況的距離以內把船停住。在決定安全航速時,考慮的因素中應包括下列各點:

              1.對所有船舶:

              (1)能見度情況;

              (2)交通密度,包括漁船或者任何其他船舶的密集程度;

              (3)船舶的操縱性能,特別是在當時情況下的沖程和旋回性能:

              (4)夜間出現的背景亮光,諸如來自岸上的燈光或本船燈光的反向散射;

              (5)風、浪和流的狀況以及靠近航海危險物的情況;

              (6)吃水與可用水深的關系。

              2.對備有可使用的雷達的船舶,還應考慮:

              (1)雷達設備的特性、效率和局限性;

              (2)所選用的雷達距離標尺帶來的任何限制:

              (3)海況、天氣和其他干擾源對雷達探測的影響;

              (4)在適當距離內,雷達對小船、浮冰和其他漂浮物有探測不到的可能性:

              (5)雷達探測到的船舶數目、位置和動態;

              (6)當用雷達測定附近船舶或其他物體的距離時,可能對能見度作出更確切的估計。

              第七條 碰撞危險

              1.每一船都應使用適合當時環境和情況的一切可用手段判斷是否存在碰撞危險,如有任何懷疑,則應認為存在這種危險。

              2.如裝有雷達設備并可使用,則應正確予以使用,包括遠距離掃描,以便獲得碰撞危險的早期警報,并對探測到的物標進行雷達標繪或與其相當的系統觀察。

              3.不應當根據不充分的信息,特別是不充分的雷達觀測信息作出推斷。

              4.在判斷是否存在碰撞危險時,考慮的因素中應包括下列各點:

              (1)如果來船的羅經方位沒有明顯的變化,則應認為存在這種危險;

              (2)即使有明顯的方位變化,有時也可能存在這種危險,特別是在駛近一艘很大的船或拖帶船組時,或是在近距離駛近他船時。

              第八條 避免碰撞的行動

              1.應根據本章各條規定采取避免碰撞的任何行動,如當時環境許可,應是積極地,并應及早地進行和注意運用良好的船藝。

              2.為避免碰撞而作的航向和(或)航速的任何變動,如當時環境許可,應大得足以使他船用視覺或雷達觀察時容易察覺到;應避免對航向和(或)航速作一連串的小變動。

              3.如有足夠的水域,則單用轉向可能是避免緊迫局面的最有效行動,倘若這種行動是及時的,大幅度的并且不致造成另一緊迫局面。

              4.為避免與他船碰撞而采取的行動,應能導致在安全的距離駛過,應細心查核避讓行動的有效性,直到最后駛過讓清他船為止。

              5.如須避免碰撞或須留有更多時間來估計局面,船舶應當減速或者停止或倒轉推進器把船停住。

              6.(1)根據本規則任何規定,要求不得妨礙另一船通行或安全通行的船舶應根據當時環境的需要及早地采取行動以留出足夠的水域供他船安全通行。

              (2)如果在接近他船致有碰撞危險時,被要求不得妨礙另一船通行或安全通行的船舶并不解除這一責任,且當采取行動時,應充分考慮到本章各條可能要求的行動。

              (3)當兩船相互接近致有碰撞危險時,其通行不得被妨礙的船舶仍有完全遵守本章各條規定的責任。

              第十九條 船舶在能見度不良時的行動規則

              1.本條適用于在能見度不良的水域中或在其附近航行時相互看不見的船舶。

              2.每一船舶應以適合當時能見度不良的環境和情況的安全航速行駛,機動船應將機器作好隨時操縱的準備。

              各條時,每一船舶應適當考慮到當時能見度不良的環境和情況。

              4.一船僅憑雷達測到他船時,應判定是否正在形成緊迫局面和(或)存在著碰撞危險。

              若是如此,應及早地采取避讓行動,這種行動如包括轉向,則應盡可能避免如下各點:

              (1)除對被追越船外,對正橫前的船舶采取向左轉向:

              (2)對正橫或正橫后的船舶采取朝著它轉向。

              5.除已斷定不存在碰撞危險外,每一船舶當聽到他船的霧號顯似在本船正橫以前,或者與正橫以前的他船不能避免緊迫局面時,應將航速減到能維持其航向的最小速度。必要時,應把船完全停住,而且,無論如何,應極其謹慎地駕駛,直到碰撞危險過去為止。

              第二十三條 在航機動船

              1.在航機動船應顯示:

              (1)在前部一盞桅燈;

              (2)第二盞桅燈,后于并高于前桅燈;長度小于50米的船舶,不要求顯示該桅燈,但可以這樣做;

              (3)兩盞舷燈;

              (4)一盞尾燈。

              2.氣墊船在非排水狀態下航行時,除本條1款規定的號燈外,還應顯示一盞環照黃色閃光燈。

              3.(1)長度小于12米的機動船,可以顯示一盞環照白燈和舷燈以代替本條1款規定的號燈;

              (2)長度小于7米且其最高速度不超過7節的機動船,可以顯示一盞環照白燈以代替本條1款規定的號燈。如可行,也應顯示舷燈;

              (3)長度小于12米的機動船的桅燈或環照白燈,如果不可能裝設在船的首尾中心線上,可以離開中心線顯示,如果其舷燈合并成一盞,則應裝在船的首尾中心線上,或盡量裝設在桅燈或環照燈所在首尾線的附近。

              第三十五條 能見度不良時使用的聲號

              在能見度不良的水域中或其附近時,不論白天還是夜間,本條規定的聲號應使用如下:

              1.機動船對水移動時,應以每次不超過 2 分鐘的間隔鳴放一長聲。

              2.機動船在航但已停車,并且不對水移動時,應以每次不超過2 分鐘的間隔連續鳴放二長聲,二長聲間的間隔約 2 秒鐘。

              3.失去控制的船舶、操縱能力受到限制的船舶、限于吃水的船舶、帆船、從事捕魚的船舶,以及從事拖帶或頂推他船的船舶,應以每次不超過 2 分鐘的間隔連續鳴放三聲,即一長聲繼以二短聲,以取代本條 1 或 2 款規定的聲號。

              4.從事捕魚的船舶錨泊時,以及操縱能力受到限制的船舶在錨泊中執行任務時,應當鳴放本條 3 款規定的聲號以取代本條 7 款規定的聲號。

              5.一艘被拖船或者多艘被拖船的最后一艘,如配有船員,應以每次不超過 2 分鐘的間隔連續鳴放四聲,即一長聲繼以三短聲。當可行時,這種聲號應在拖船鳴放聲號之后立即鳴放。

              6.當一頂推船和一被頂推船牢固地連接成為一個組合體時,應作為一艘機動船,鳴放本條 1 或 2 款規定的聲號。

              7.錨泊中的船舶,應以每次不超過 1 分鐘的間隔急敲號鐘約 5秒。長度為 100 米或 100 米以上的船舶,應在船的前部敲打號鐘,并應在緊接鐘聲之后,在船的后部急敲號鑼約 5 秒鐘。此外,錨泊中的船舶,還可以連續鳴放三聲,即一短、一長和一短聲,以警告駛近的船舶注意本船位置和碰撞的可能性。

              8.擱淺的船舶應鳴放本條 7 款規定的鐘號,如有要求,應加發該款規定的鑼號。此外,還應在緊接急敲號鐘之前和之后各分隔而清楚地敲打號鐘三下。擱淺的船舶還可以鳴放合適的笛號。

              9.長度為 12 米或 12 米以上但小于 20 米的船舶,不要求鳴放本21條 7 款和 8 款規定的聲號。但如不鳴放上述聲號,則應鳴放他種有效的聲號,每次間隔不超過 2 分鐘。

              10.長度小于 12 米的船舶,不要求鳴放上述聲號,但如不鳴放上述聲號,則應以每次不超過 2 分鐘的間隔鳴放其他有效的聲號;

              11.引航船當執行引航任務時,除本條 1、2 或 7 款規定的聲號外,還可以鳴放由四短聲組成的識別聲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船舶碰撞和觸碰案件財產損害賠償的規定》第九條 船上財產損失的計算:

              (一)貨物滅失的,按照貨物的實際價值,即以貨物裝船時的價值加運費加請求人已支付的貨物保險費計算,扣除可節省的費用;

              (二)貨物損壞的,以修復所需的費用,或者以貨物的實際價值扣除殘值和可節省的費用計算;

              (三)由于船舶碰撞在約定的時間內遲延交付所產生的損失,按遲延交付貨物的實際價值加預期可得利潤與到岸時的市價的差價計算,但預期可得利潤不得超過貨物實際價值的10%;

              (四)船上捕撈的魚貨,以實際的魚貨價值計算。魚貨價值參照海事發生時當地市價,扣除可節省的費用。

              (五)船上漁具、網具的種類和數量,以本次出海捕撈作業所需量扣減現存量計算,但所需量超過漁政部門規定或者許可的種類和數量的,不予認定;漁具、網具的價值,按原購置價或者原造價扣除折舊費用和殘值計算;

              (六)旅客行李、物品(包括自帶行李)的損失,屬本船旅客的損失,依照海商法的規定處理;屬他船旅客的損失,可參照旅客運輸合同中有關旅客行李滅失或者損壞的賠償規定處理;

              (七)船員個人生活必需品的損失,按實際損失適當予以賠償;

              (八)承運人與旅客書面約定由承運人保管的貨幣、金銀、珠寶、有價證券或者其他貴重物品的損失,依海商法的規定處理;船員、旅客、其他人員個人攜帶的貨幣、金銀、珠寶、有價證券或者其他貴重物品的損失,不予認定;

              (九)船上其他財產的損失,按其實際價值計算。

              農業部2007年《漁業捕撈許可管理規定》第二十條 作業場所核定在B類、C類漁區的漁船,不得跨海區界限作業。作業場所核定在A類漁區或內陸水域的漁船,不得跨省、自治區、直轄市管轄水域界限作業。因傳統作業習慣或資源調查及其他特殊情況,需要跨界捕撈作業的,由申請人所在地縣級以上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出具證明,報作業水域所在地審批機關批準。

              在相鄰交界水域作業的漁業捕撈許可證,由交界水域有關的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協商發放,或由其共同的上級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審批發放。

              第二十八條 在漁業捕撈許可證有效期內發生下列情況的,須按規定重新申請漁業捕撈許可證:

              (一)漁船作業方式變更;

              (二)漁船主機、主尺度、總噸位變更;

              (三)因漁船買賣發生漁船所有人變更。

              海洋捕撈漁船買賣,以及主機功率和主尺度變更的,須事先按本規定第十條規定重新申請船網工具指標。

              發證機關批準換發和重新發放漁業捕撈許可證的,應當收回原漁業捕撈許可證,并辦理漁業捕撈許可證注銷手續。

              第三十六條 漁業捕撈許可證的申請人應是漁船所有人,申請人在其申請獲得批準后成為持證人。持證人對其申請從事的漁業捕撈活動負責,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 被執行人未按判決、裁定和其他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的,應當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被執行人未按判決、裁定和其他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間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支付遲延履行金。

              【法律修訂】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于2012年8月31日修正,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本案例適用的第二百二十九條修改為第二百五十三條,內容沒有變更。


              推薦閱讀

              1、船舶碰撞責任分類及過失確定原則

              2、船舶碰撞事故應急措施是怎樣

              3、單方過失船舶碰撞全責如何賠償

              田學義律師
              法律咨詢熱線:13516290113
              地址:天津市河東區大直沽八號路萬達中心36層
              田學義律師,法律碩士,英語專業八級, 田律師具有深厚的法學理論功底和豐富的法律實務經驗,常年為上市公司提供法律咨詢服務,受聘于上百家企業的法律顧問。擅長處理公司法律事務,提供的法律咨詢服務包括但不限于:房產律師咨詢,建筑工程律師咨詢,企業解散清算,企業破產重組,天津民事律師服務,天津房產律師服務,涉外投融資,房產律師業務、建設工程律師業務、國際貿易、海事海商、商事訴訟與仲裁、合同糾紛、民間借貸等方面。多年來,田律師為客戶提供的定制法律服...
              久久国产欧美日韩精品
                1. <sup id="gy2ot"><acronym id="gy2ot"></acronym></sup>